武林美女榜

日期:2020-02-22 作者:日落玫瑰

    奋地去了,去了之后,冬儿说她刚买的几盒巧克力忘在办公室了,装在一个档案袋里,让我帮她去取回来。 她把自己办公室的门卡给了我,还给了我一个手电筒,说都下班了,不要让外人看到我随便进财务室,让我不要开灯。于是,我就,我就去了。进去后,打着手电筒,找了半天才找到那巧克力,装在档案袋里放在一个角落里。我拿了就出来了。” 张小天说完,冬儿冷笑一声:“张总,你很会编故事,幸亏有你之前那个闯进我宿舍非礼的视频为证,不然大家还以为我真的会邀请你晚上11点到我宿舍里去呢。” 张小天气急败坏地大叫起来:“冬儿,你撒谎,那天就是你半夜11点约我去你宿舍的,然后让我帮你到办公室去拿巧克力,我拿了东西后去你宿舍,你却关门走人了。” 冬儿微笑着:“张总,编,继续往下编。” 张小天看着白老三:“白老板,我说的是真的,前面那个音频和视频,我不否认是真的,我承认我说了做了,我不该犯糊涂贪财和贪色,可是,这后面这个,真的是冬儿陷害我的。白老板,你一定要相信我的话。真的是冬儿在陷害我。真的。” 张小天哭爹喊娘地叫着,显然,张小天怕了,他知道这最后一个视频对自己的利害程度。 冬儿坐在那里,冷笑不止。 我这时也不禁有些糊涂了,我绝对不会相信冬儿会在半夜11点主动邀请张小天去自己的宿舍,那么,张小天半夜去冬儿的办公室干嘛?难道真的是去猎取白老三偷税漏税的资料的?难道,那个神秘人是张小天? 可是,张小天给李顺东西,不用搞得这么神秘啊,难道他是担心自己直接给李顺李顺不会给他这么多奖赏,所以才想出这么个主意? 如果张小天是这个神秘人,那么,前几次暗中帮助我的也是他?这不可能啊,绝对不可能,这不合乎逻辑。 我的思维一时乱了,想不出道道。 而张小天的话也似乎让白老三一时没有了主意,他看看冬儿,又看看张小天,似乎想看出谁在撒谎。 半天之后,白老三站起来:“都给我坐在这里老老实实,谁也不准动。” 然后,白老三直接就往隔壁房间走。 我忙将画面切换到隔壁房间。 雷正正托着下巴看着监控画面在沉思,白老三进来,关好门,走到雷正身边。 “姐夫,你看。今晚这事。” 雷正思忖了片刻,缓缓道:“这两个人中间,一定有一个是内鬼。从历史上来说,这两个人都历史都不清白,张小天以前是跟着李顺干的,冬儿以前是易克的女朋友,易克又是李顺的人。从刚才他们俩的互相指证来看,两个人说的都有些道理,证据似乎都有些确凿。 张小天的分析和推理以及视频都很有道理,但武林美女榜,真漂亮!”叶千玹情不自禁地夸赞道,伸手去拿。 梅成吾也不制止,让她把蝴蝶结拿出来,看着她翻来翻去地看,脸上露出慈祥的笑容。 “当年,她也很喜欢这个发夹。”梅成吾悠悠地说,“比你看到它的时候还要激动,都跳起来了。不过,她真是相当的可爱,叫人心动啊!” 叶千玹一愣,心里倏地一凉,忙问:“爸爸,你说的她是?” 梅成吾不好意思地摇摇头说:“呵呵,是我以前喜欢过的一个女孩子。只可惜,她已经不在人世了。” 叶千玹难过地把蝴蝶结放回盒子说:“对不起,爸爸。这么说,这些东西,是她的遗物?” 梅成吾点点头承认道:“是的,除了日记是我写的,其他东西都是她的。就连这个日记本,也是她送给我的。唉,时过境迁,没想到如今看到这些东西,我竟然还是忘不了她啊!” 叶千玹也被父亲的情绪感染,心头涌起一股悲凉,像是在看一场凄苦的言情剧,看到男女主角因为各种原因没能在一起而痛苦流泪,她的心也跟着揪起来,仿佛自己就是那个女主角。她默默地低下头,为自己的好奇而忏悔,却已经不好意思道歉。因为她觉得,触碰父亲的伤疤,远不是一句对不起就能让他愈合的。 梅若昕的死,她这个女儿虽然失而复得却痛失养母,自己也受了伤,还未婚先孕。这一切的一切加起来,难道不是在父亲的心上增添新的伤痕?不管对杨焕玉而言,还是对梅成吾这个陌生的父亲来说,叶千玹都觉得自己不是个好女儿。以前她很自信,也觉得自己是个很优秀,很漂亮,很高端的女孩子。但是现在,为什么她活得这么狼狈? 眼睛不知不觉间又湿了,叶千玹使劲眨了几下,把即将滚出的泪水吞下去。她已经做了太多错事,现在既然找到亲生父亲,就该做个乖女儿,好好的孝敬他。他已经失去了一个女儿,她不能再让他失去她。 梅成吾又叹了一声说:“唉,你拿回房间慢慢看吧。要是觉得武林美女榜,就提前跟我打个招呼,基本的规矩,我也是懂得。”他话语柔和,声调愉悦,同学们一听,立刻就乐的在下面起哄了。   长得帅的老师本身就受追捧,这么上道又懂规矩,哪里还能让人不喜欢。   震惊过后,唐末晚也被他的话给逗乐,同时也松了一口气,虽然走后门可耻,可是特事特办嘛,她们其实都已经读过这门课了,实在不必再重读一遍,陆云深肯放他们一马,自然是最好不过,但是周雨蒙却两眼放光:“这么帅的老师的课,我去下面坐着不听光看看也好啊。”   阮玉苗也是个小花痴,立刻附和:“就是就是。”   魏晓晨比较务实,说了句无聊,但又接口:“不过确实蛮帅的,应该是我们学校最帅的一个老师了吧,穿衣打扮也很有品位,可以想见,他的课肯定堂堂爆满。”   这还用说,唐末晚已经听到那些明明修到了学分的女同学还在商量要去旁听他的课,不由莞尔。   此时李爱敏接过了话茬,开始开新学期第一个班会。   陆云深便安静的站在一边,双手平顺放在胸前,像阳光和空气一般自然,却又无法让人武林美女榜奸夫,你给我脱掉外群,去京畿大街走上一圈!” “什么?!”刘嫣儿目瞪口呆。 青离得意,赌的就是这丫头不敢嘛! “行!”一个苗亢的声音,青离一瞧,竟是敬太妃被吉祥扶着,站在刘嫣儿身后,“这个赌约,我替嫣儿答应!我作见证!” 哼!晋王府早就被围了里三圈外三圈铁桶一般,苍蝇都飞不出去,何况一个大男人。早就派人盯着苗青离,果然有效。 敬太妃笑得灿烂,青离心里的鼓却越打越响。 从自己房里搜,即便不是奸夫,只要是个男人,自己都会输了赌约,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见青离脸色变了变,刘嫣儿来了劲,“行了,苗青离,丑话都说完了,让我们进去!” 青离僵立在那里,不知该如何是好。 “苗青离,我劝你趁早让开,免得大家多费手脚。此刻,你想护着那奸夫,也是不行的了!” “奸夫?哪里有奸夫啊?”身后,传来低沉磁性的声音,青离脑袋嗡一声就炸开了。 青离的脑袋一下子就炸开了。这家伙果然不是省油的灯,让他走都不走,唯恐天下不乱,这倒好,人家刺杀晋王不成,拿自己这无辜的局外人当下酒菜了。 青离哭丧着脸,站在门边,等着事态的发展。 可是,四下却是死一般的沉寂。 青离试探着偷瞄一眼,却见刘嫣儿好像石化了一样,立在眼前,满脸的不可思议。 青离顺着她的视线,望见的,却是一袭喜袍微敞,芝兰玉树般立在门口的男子。 风凌澈淡淡的看了青离一眼,抬脚迈出门槛,看着四周明火执仗的阵势,冷道,“这大晚上的,是要做什么?” “奴才……奴婢等参见王爷,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澈儿……” 王爷?王爷!澈儿?? 青离突然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乱,这个“女王受”就是自己那个挂名的相公夫君——晋王风凌澈?! 青离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 “不知母妃深夜至此,所为何事?” “那个……这……”敬太妃开始语无伦次。 “表哥,是这样的,我们听说苗青离她有奸夫……” “放肆!”风凌武林美女榜 “没啊。”苏欣耸肩,故意卖萌的甜笑。 她的目的其实很简单,那就是让两个人都迷得晕头转向的。因为,这两个人都喜欢她,苏欣有这样的自信。当然,她的目的也达到了。 安小宇和安之若都痴迷的看着苏欣,哪里还有空闲,继续向她问东问西? 目的达到了,苏欣站起身走回了房间。恶作剧的想,明天继续好了。 晚上八点的时候,苏欣才走出房间。前一段时间,她已经和安小宇养成了,到点一起看偶像剧的习惯 她一点弄不懂,偶像剧里面男女主角总是莫名其妙的就一见钟情了,莫名其妙的有小三介入了,莫名其妙就分手复合,如此反反复复的,最后终于克服一切困难在一起了。这样的情节,她完完全全的搞不懂,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就什么都可以了。 如果生活就是一部狗血的偶像剧,那么苏欣悲哀的想,或许她和殿下,也可以在一武林美女榜友的腰,示意男朋友看看人家,多么有爱的场景!男朋友看过去,想了想,把购物车递到女孩子手里,自己退后一步拽住她的牛仔衣下摆,抬抬下巴示意她往前走。女孩子气乐了,扑到男朋友怀里小粉拳敲他。男朋友笑得一脸满足把人搂在怀里仔细哄。 沈倩倩在薯片货架前停了下来,郑哥哥也注意到了这一对,轻轻一笑,就感觉自己的衣角被拽紧了,郑哥哥回头看过去—— “哥哥你帮我拿一下上面那个薯片,我够不到。”沈倩倩站在货架前努力好久就是够不到最上层那个口味的薯片,她拽了拽郑哥哥的衣角。 “又吃薯片,我记得阿姨不准你吃薯片的,吃薯片又不好好吃饭了。”郑哥哥凭借身高优势轻轻松松取下了薯片。 “没关系啊,放在你房间里吃就好了,这样妈妈就不知道。” 郑哥哥想了想,又给她拿了一包,用行动表示对她机智行为的赞赏。 两人购物完又随意吃了些东西。提着大包小武林美女榜盘菁菁终于忙完了一切,洗了澡躺在床上时,简南的手忽然伸过来搂住她。 盘菁菁心里惊了一下。她原本以为简南早已睡着,因为看他那样子似乎啤酒喝多了。 “你还没睡啊?”盘菁菁问。 “嗯。我睡不着。”简南道:“看你这么辛苦地为我祝寿,我哪能一睡了之?我在等你啊,我的小蜜瓜。”简南又诙谐地调笑。 “大傻蛋,人家今天太累了,不想……那个了。”盘菁菁故意扭转身子,企图把后背留给简南。 “女人说不要的时候,多半是欲擒故纵,对吧?”简南似乎很了解盘菁菁的心思,继续一使劲把她的身体翻转过来。 “谁说的?你净糟践女人?你们男人才喜欢口是心非呢……。”盘菁菁嘴上一点不服输。 简南不再说话,用嘴巴把盘菁菁后面的话堵了回去。他的吻激烈迅速,不容盘菁菁有丝毫招架抵抗,先把她的嘴巴覆盖住,然后深入到里面,一番用力吸吮,搞得盘菁菁无力招架。 盘菁菁刚刚努力摆脱了他的吻,他的抚摸又开始了。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激烈的“行动”了,盘菁菁有点适应不了似地:“我说你今晚怎么这么猴急啊?好像八百年没见面了。” “今天是个好日子啊。是我的生日么?你难道不想让我高兴吗?”简南停止了动作,有点不高兴地说。 “哦。”盘菁菁无话可说。 简南又继续他的动作,盘菁菁积极地配合着。她想:简南说的对啊,今天是个好日子,是我们家庭幸福的好日子,为什么不让他尽兴呢? 两个快乐放松的人,很快让彼此达到了快乐的峰巅。 武林美女榜小妹子,不就是打不过我么,用得着这么咒我? “实力不如人,就嘴上逞能?” 楚天也不和她较真,只随意调侃。 “滚,无耻的偷袭狗贼,拼实力你打得过本小姐?你这无耻小人。”古夕月恨恨地盯着楚天。 “真是幼稚……”楚天摇摇头,不再去理会古夕月,按照地图上的路线飞身离去。 古夕月看着楚天的背影,嘴里碎碎念地又骂了一阵。 “不行,本小姐要过去看看这小子是怎么死的,以解我心头之恨。”古夕月想到那些无情生命的实力,断定楚天要被虐,所以心头的气也消了些。 她想,数量众多的无情生命,一旦杀戮起来自己都难以抵挡,那个靠偷袭得胜的小人,他还能打得过? 古夕月想到楚天当时候的惨状,开心一笑,身影消失在这方,向着楚天的方向追去。 …… 经过一个时辰的飞行,楚天就来到了一片沼泽地,这里黑暗阴森,处处都弥漫着植物腐烂的臭味。 楚天的意念辐散开来,寻找着灵晶的气息。 “嗯?这么容易就找到一块?” 楚天意念探测之下,在沼泽一公里深处发现了很强的灵气波动,他毫不犹豫冲了下去。 “我就知道没那么容易。” 楚天刚一潜下去,就感觉到有好几股庞大的气息,朝着他这边飞速涌来。 “飓风瞬移!” 楚天连续动用多次瞬移,朝着灵晶闪去。 片刻之后,楚天就看到了一块拳头大小的灵晶,他毫不犹豫将其收入空间戒指,飞身折返。 嗖! 楚天的身影从地下窜上来,几只冰冷的手抓,也从泥里冒出来抓向了楚天。 不远处,古夕月笑盈盈地看着这场景。 “卑鄙的人渣,这次看你怎么应付。” 几道人影围住了楚天,它们一个个都有着金属光泽的皮肤,投射出来的气息也非常强大。 “个个都是四星皇者巅峰级别,还真是难对付。”楚天皱眉。 思量片刻,他决定不与这些无情生命动手,而是选择了急速飞逃。 “无耻之徒又来这招?它们可没本小姐这么单纯!”古夕月十分鄙夷地朝着楚天那方喊道。 楚天真是一阵无语,不过是用了一次轻松取胜的手段,这古夕月还不依不饶了,果然是小孩子性子啊,楚天只得不去理会她。 几个无情生命,一直追着楚天不肯罢手,幸好这些无情生命在速武林美女榜了一下,“我倒是想当侠客来着,之前也一直在京外游历,只是可惜这副病弱的身体,并没有当侠客的资本呢……” 他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花了了没料到自己的一句话惹到了他的伤心事,不禁暗自懊悔。这样一个脆弱的善良的人,她怎么好意思去伤害呢?人家刚才还救了她一次呢,她就是这样报答他的? “我说错话了,该打!” 花了了说着猛地抬手朝自己嘴巴上打去,百里强慌忙抬手捏住她的手腕,眉间笼着诧异之色,“宸王妃的脾气这么急吗?我可没说你该打呢。” 花了了眨了眨眼睛,“我说到你伤心之事了。” “我自小就身体不好,这事情我早就想通了,身体不好就不好吧,刚好我也不喜朝堂纷争,以此为由做一个逍遥的皇子,自在着呢。” 他说着淡淡的笑起来,花了了心中感动,生在帝王之家确有这份心肠,真是难得。如果大家都不去想着争夺那个位子,那么就不会有那么多阴谋诡计了,自然也就不会死那么多的人。这种事情花了了虽然没经历过,可是她在书上电视上可是看到过不少的,所以面前的男子能够这样想,这份胸襟实在是不简单。 花了了冲百里强崇拜地望一眼,“四皇子给人一种不一样的感觉呢。” “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 “不是,怎么说呢?你看起来……不像是姓百里的人……” 花了了斟酌了一下言辞,然后肯定地说了这样一句。百里强闻言笑起来,冲花了了道:“你看起来,也不像是姓花的人。” 花了了一愣,随即大笑起来。 这人可真是有意思啊,真是百里家的异类。百里家那么多人,一个个都极具侵略性,其中最恶劣的就属百里明宸了。可这人却如此的温润谦和,真是让人忍不住就身心放松起来。 两人正说着,忽然前方一个黄色身影猛地扑了过来,“皇婶!我终于找到你了!” 城阳公主听到消息后便急忙赶来凤鸣宫,不过她终究是来晚了一步,恰巧看到百里强和花了了在这边散步聊天。 百里强看着自己这咋咋呼呼的六妹,含笑道:“又跑去哪里疯玩了?瞧这一脑门的汗。” 他说着便抬袖来给城阳公主擦汗,态度亲昵,十足大哥哥风范。 “嘻嘻嘻,谢谢四哥哥!” 城阳说着一把将花了了拽过来,左看右看了好一会,这才拍着胸口道:“听说你跟一个宫妃打架了?还好还好,看起来没武林美女榜根本就是不同的药丸,如拾欢所说,只有十七枚是纤体丸,其余的根本就是拿气味颜色差不多的药丸混在里面的,根本充数的,那些药丸在最地下,上面有那十七颗真的盖着,就算是要看,也不会全部拿出来,只会看上面几颗,所以根本就发现不了。 得到这个结论之后,李尚书大怒,他真想不到,这个从小跟在他爱女身边的丫鬟竟然会做出这等暗害主子的事情来。 “大胆贱婢,到底是谁给你的胆子,让你做出这等暗害主子的事情来!”李尚书怒道。 小红跪在地上不住的朝李尚书磕头,边磕边道:“老爷,您是知道奴婢的,您就是给奴婢十个胆子奴婢也不敢暗害小姐呀……” 拾欢看这小红是打算赖到底了,也不跟她争辩,只是对那些御医大夫道:“几位都是医术高明的御医和大夫,那就请你们当着三皇子、李尚书、李知府的面,好好看看这些真的纤体丸有什么问题,是否足以让李小姐变成现在的样子!” 拾欢话一出,在场的人便明白了拾欢话中的意思,之前看过药丸的御医也只是说这些纤体丸有问题,可并没有说出是什么问题…… 拾欢的话一出,小红便绝望了,她知道,这次自己是看走眼了,没想到仅仅凭着一瓶药丸,就被拾欢看出了这么多的破绽,看来这次她是必死无疑了。 很快,那些大夫御医们便研究出来结果,之前百草阁的纤体丸他们都研究过,虽然没有研究出具体的成分,可两相对比,便轻易看出这些纤体丸中被加了些他们可以加快人体消瘦的毒药,会令人身体变得消瘦,但是作为代价,气色会变得十分不好,这也是得不偿失了,所以哪怕武林美女榜